坑花安

肾不好肝不动
励志早睡
只想吃粮 杂食
主吃羡澄/曦澄/轰爆
性格自认为挺好,欢迎勾搭

不是特别反感wx,但求粉别作妖

小红心小蓝心留给太太们就好,不强求
一百八十线渣脑洞渣写手
佛系更文,非常佛
不吃羡澄的别关注我,求求你们了


(身体娇弱,17年大病一场差点鸽了。目前还是不健康,养生没用。最大的愿望就是体质回到初中活蹦乱跳的时候。所以更文得看心情和身体状况。)

【日常发疯】

澄澄真好,曦澄真好吃双杰真好吃all澄真好吃wwwww


【羡澄】笛子精养成记(1)

  

  *详细脑洞请戳我主页

  *coo严重,小学生文笔

  *私设魏婴将魂体寄于陈情江厌离未死

  *时间在乱葬岗围剿后第六年

  

大概就是一个澄澄养魏笛子精的沙雕文。

  

      夷陵老祖魏无羡死了六年了。

  

  几年来修仙界风平浪静。大多数效仿老祖走鬼道的鬼修们低调得很,不敢滥杀无辜。毕竟云梦江宗主和姑苏蓝氏含光君听到一丁点鬼修的动静就会赶来。

  

  那含光君暂且不提。

  

  鬼修们最害怕的还是年纪轻轻就被世人称作三毒圣手的江澄江晚吟。

  

  他紫电不离身,看见鬼修就皱着的眉恶狠狠得打量对方,仿佛想把那该死的邪门歪道直接用用眼神杀死。

  

  犯了杀戮的鬼修必死无疑。

  

  没谋财害命的鬼修,挨上一道紫电虽是痛,自然是抽不出什么魂来。

  

  某个被经历过的鬼修说:

  

  “你别说,这紫电也没传说中的那样痛。三毒圣手看到我,扭过头好像说了一句‘那家伙夺舍的眼光没这么低’软绵绵在我身上抽了一下,就走了。跟打发人似的。”

  

  “那是说你丑。”同好听了抽了抽嘴角。

  

  “管他丑美,老子都修鬼道了哪还在意这么多。”

  

  “人家魏无羡就长了张俊脸。”

  

  那鬼修笑着摇了腰头:“我怎么能和夷陵老祖比呢?能在杀死老祖的江晚吟手里活着回来,多少也有了在鬼道立足的资本。”

  

  这位鬼修随口一说,鬼修界一传十十传百,三毒圣手不杀没犯过罪过的鬼修谣言兴起。

  

  大不了受一鞭,地位就比别人高了一成。何乐而不为呢?

  

  众鬼修们蠢蠢欲动。

  

  但江澄,现在似乎对抽魂没什么兴趣了。

  

  *

  云梦 莲花坞

  

  江澄他正目光如炬得观察着眼前一本刚从主事手里接过的一本秘籍《百妖密传》。

  

  他在抽魂寻了魏无羡六年,依旧无果,这不得不让他怀疑自己是否寻错了方法。

  

  魏无羡死了几年,他江晚吟遍寻了对方几年。六年时光匆匆而过,云梦江氏终于在江澄的领导下日渐复兴。而魏无羡魂魄的踪迹,却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

  

  

  六年前,乱葬岗。

  

  是他亲眼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被万鬼反噬,一点点被撕碎、吞噬血肉,他江晚吟作为魏无羡昔日的师弟、如今的仇敌甚至都没看清楚魏无羡死前最后的眼神。

  

  对方却已经不见了,仅剩下一根带着红色流苏的黑笛——陈情。

  

  不可能,不可能!魏无羡,你怎么能就这样死了?

  

  江澄一瞬间感到胸口处传来钻心的疼痛。

  

  周围的修士们都沉寂在夷陵老祖身死的愉悦中,没人注意到他。

  

  他踉跄地向那边跑了几步,脚被被森白的骨头绊倒,怎么也站不起来,他拖着身躯,执着地朝着那爬行。

  

  毫不在意身边肆虐的鬼气,如果不是紫电护主,江澄恐怕也早被分食干净了。

  

  指尖终于碰到了冰凉的笛子,一刹那江澄清醒过来,低头看见手里捧着的陈情,仿似是看到了什么凶神恶煞,笛子“啪嗒”一声又掉回到地上。

  

  江澄怔了会,打了自己一巴掌。

  

  他在干什么?!

  

  魏无羡死了才好!他早已不是云梦江氏的人了!

  

  这种害死金子轩,害得他姐姐和外甥没了亲人的凶器,毁了才好!

  

  江澄起身,正想离去,脑海里却出现了一张他无比熟悉的脸。

  

  曾经他无望自唾时,有一个张扬的少年少年将他解救出来:

  

  “以后你做家主,我就做你的下属。一辈子扶持你。”

  

  江澄绝望得闭住眼。

      他抖着手将陈笛揣入怀中。平白无故,又给自己上了一道枷锁。
  

  魏无羡,我终究是放不下你。

  

  

  

  事实证明江澄是真的放不下,当他读到秘籍中的一条“魂体寄物,借物塑体”时。

  

  江澄表情复杂地看向六年来一直安静地挂在墙上的陈情。

        好啊,回来了。

********
沙雕小剧场

江澄:好啊,回来了。

魏婴:我没走!我只是睡着了!(哭叽叽)

       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

我牙疼到致幻了😭😭😭

好痛😭😭😭


【羡澄羡】笛子精养成记

       






魏婴死后灵魂附到陈笛上,没有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




江澄寻了他六年后无果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
发现一本秘籍讲关于人死后能把灵魂附到其他物体上,如有契机便可重新修炼人形。

        





他怀疑魏婴也许就附到了陈情身上。

      



就将一直妥善保管的陈情拿出来接受月光精华【?】

        




结果早上起来陈情表面结了一层霜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


魏婴没被冻醒,反而打了个喷嚏,打出了几个失忆魄体化为人形。【?】

        





魂魄不完整的魏婴没出莲花坞,就被江澄及时抓住,江澄就带着一个整天闯祸失忆的半人半鬼。
和一个天天往他胸口钻的陈笛,开始了漫漫的笛子精养成记【?】

        





关键这魄体不仅打不得骂不得,翻不了旧账,还非要和江澄睡一起。【?】

        





江澄更加坚定了帮魏婴寻找借物炼体的想法,等对方清醒以后一定狠狠打一顿。【?】


沙雕梗,看看就好,不一定写Orz

我好想写双杰啊😭😭😭

空有脑洞

文渣伤不起😭


分享嗷嗷啊安创建的歌单「回不去的云梦双杰」: http://music.163.com/playlist/2569162431/479070121/?userid=479070121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